珍妃阁

电话

琴晚九点几,细舅父打电话过黎问我做野做成点,压力大吾大。听完之后觉得好感动,好窝心,甚至想喊!讲真,我呢排真系吾系好顺,前几日仲系度捻我系米应该辞职。但我吾敢同屋企人讲,如果我讲佐出黎,实会轰动全家。跟住嬷嬷,姑姐,大伯,叔叔,阿姨,舅父距地肯定问长问短,就好似上演“六国大封相”,我好惊会系甘!所以我就瞒住细舅父,话一切都无乜问题。好彩距无发现我系度讲大话,相信我讲既野。我而家都仲系觉得好彷徨,吾知自己系米真系可以继续做落去,但都无计啦,唯有见步行步。

十点几果阵,阿姨打电话比我,好兴奋甘同我讲:我突然间记得原来下个星期系你既农历生日啊,你过来我帮你庆祝啦。你生日果日我又出佐差,今次帮你补翻,呵呵~~~~真系服佐距啊,甘都得!不过,我好开心啊,又有人帮我庆祝生日啦,哈哈~~~

珍妃阁 @ 2007-05-31 12:37:53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我的分类1


导航
博客风
珍妃阁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网志分类
我的分类1(43)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