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如玉网 | 化妆品 | 内衣 | 时装 | 珠宝 | 文学 | 部落 | 博客 | 美食 | 美图 | 彩票 | 搜索 | 新闻 | IT | 书签 | 论坛 | 网摘 | 合作
广告 | 女人 | 专家预测 【收藏此页到:人人网摘 《潮菜天下》上下册
您的位置:颜如玉网 > 镜花缘 > 写者部落文集 > 刘诚随笔

没有在建国后自动隐退是毛泽东一生败笔

刘诚

上一篇:微型诗20首 下一篇:■相见恨晚■三不译■男人坠落,因为女人■理想



    没有在建国后自动隐退是毛泽东一生败笔

              刘 诚

  伟人之成为伟人在于知其进退。在历史需要进的时候,挺身而出当仁不让,轰轰烈烈成就一番不朽的事业;在历史需要退的时候,激流勇退自动消失,毕竟他们已经功名盖世,那远远超越于常人的伟岸身段太大了,这一退就给历史腾出道路,给进步敞开了的大门。

  对这些人来说,适时的后退就是前进,甚至是最好、最有效的前进。生活的悖论在于:超级伟人的成就,有时候是以他们的自动消失为代价的。

  春秋末期著名政治家、军事家范蠡,怀不世之才,曾辅佐越王勾践兴越灭吴雪会稽之耻。功成名就后激流勇退,化名鸱夷子皮,变官服为一袭白衣与西施西出姑苏,泛舟于五湖,遨游七十二峰间。期间三次经商成巨富,三散家财,自号陶朱公。在乱世保全了生命,陪美人享尽人生,为后世人所乐道。西汉三杰张良本姓姬,祖父和父亲均官至韩国相国,曾侍奉五代君王。据《史记·留侯世家》,秦始皇灭韩后,姬公子立志报亡国之仇,于公元前218年聘力士椎秦博浪,事败后逃匿下邳,更名张良。于沂水桥头遇黄石公,“三次纳履”,得授《太公兵法》。后辅佐刘邦征战南北,建立大汉基业,受封留城侯。张良功成不居,谢封辞禄,隐居紫柏山,学道赤松子,避免了汉初对功臣的疯狂诛戮,被后人尊奉为“英雄神仙”,陕西汉中境内紫柏山下现存汉张留侯祠,得享万年香火。这些都是将相大臣的后退,有没有“最高领导”后退的案例呢?有。据百度网,曾领导美国独立战争的著名政治家、军事家华盛顿,于1787年主持制宪会议制定了现在的美国宪法。1789年经全体选举团无异议支持成为美国第一任总统。在两届任期中设立了许多持续到今天的政策和传统。两届任期结束后,世界威望可谓如日中天,自愿放弃权力不再续任,建立了美国历史上总统不超过两任的传统。之后复归平民生活,隐退在弗农山庄园。由于他扮演了美国独立战争和建国中最重要的角色,华盛顿通常被称为美国国父,与亚伯拉罕·林肯并列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总统。华盛顿坚持拒绝担任第三任总统,写下美国总统决不超过两届任期的不成文惯例。这个惯例到1940年被罗斯福所打破,但在罗斯福死后正式写进宪法第22号修正案。这些伟大人物在建立千秋大业后的一次华丽转身,都成就了万世美名。

  历史不容假设,毛泽东之进退去留在今天已经没有意义。但从后来人的角度看,毛泽东也需要一次后退,这就是在建国后,不失时机地从中国政治权力舞台上自动消失。

  打了天下,不可以坐天下。打天下不是为了来坐的;人民希望有人带领他们打天下,却不需要坐天下的人。打了天下,还要坐天下,认为是自己一伙带人打下来的,执意把天下捏在手里,还要在百年之后传之某人,表明毛泽东虽然气势豪迈地说“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其实在气度和胸襟上并没有超越中国历史上那些曾经被他狠狠戏弄过的古代帝王。那么提着头颅打天下,打下了天下却要辞官而去,这是不是很不公平?从中国传统文化的角度来看确实是这样,但从现代政治理念来说,伟人之成为伟人就应当有远远超越于常人之处——在人民这个很不好侍候的主子面前,伟人的待遇不可能比这更好。假定在建国后,毛泽东从中国政治舞台自动消失,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当然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这一退境界全出,这一退为万世开太平。毛泽东能退,则一切高官都可以后退,则人民从此当家作主,民主大业可成;曾经创造了历史的伟人继续创造历史,谱写出一生最华彩的乐章。一个万古伟人从此跃动于世界历史的密林,无须费时费力搞什么个人崇拜,自有世世代代的中国人口口相传,当神来敬。

  在需要消失的时候毛泽东没有自动消失,因为有更加宠伟的目标在等待着他。他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改造世界,建立一个前无古人的新社会。在他看来,建国只不过是他一生伟大事业的开始。他相信一个能够将旧世界砸个稀巴烂的人,也一定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志,交给世界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新世界。毛泽东深通破坏的规律,但未必了解建设的规律;破坏只需要一点破坏的胆量和天才,建设却是一种创造,需要深通建设的规律才能奏效。但毛泽东一向不信邪,相信自己全知全能,他的办法就是天下大同,即以社会主义的名义把天下一切资源都集中起来收归公有,掌握在自己手上,所谓“集中力量办大事”;在思想文化战线,把全天下的舆论定于一尊,全国舆论一律共进退,从此让天下人别无二心。毛泽东以为这样统一思想统一调动,全国一盘棋,没有办不成的事情。想一想开国多么难都做成了,如果在建设国家的时候退下来,还算得上什么全才、大救星、永不落的红太阳?如果只是开国,又怎么能说是前无古人?那些被他在诗词里大肆戏弄过的封建帝王,腐败透顶,人民恨之入骨,尚且能创造出为中国历史上几大为世人津津乐道的太平盛世,谁说毛泽东就不能?如果不能,就不是毛泽东了。他相信破坏一个旧世界比建设一个新世界更难,而这个他已经做到。毛泽东选择留下来,一直留在这个国家的权力中心,直到疾病将他摧毁,咽下最后一口气。

  毛泽东的选择为世界带来了复杂的后果,也给中国人留下一份庞大的政治遗产:普遍的贫困,萎靡不振的国民,世界第一庞大的人群,原子弹,动荡不安的世代,除台湾外还算完整的国家版图,专制政体下永远找不到出口的漫长隧道——今天的中国人仍然走在这条漫长的隧道之中——这里暗石遍布,道路崎岖,空气稀薄,迷宫一样充满凶险,直到现在仍然看不到一点亮光。毛泽东的选择也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一代巨星的不断矮化和消耗,直到沦落为与希特勒、斯大林等独裁者齐名。

  我丝毫不否认毛泽东投身革命时热烈追求民主自由救国救民初衷的真诚度。相反我一向认为,毛润之、毛泽东,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那个时代知识青年精英中的精英。如果我是女生,我一定以嫁那样的夫君为荣;如果我是男性,则一定以结交那样的朋友为终生伴侣。毛泽东那激扬的才情,博学而儒雅的气质,包括那飘逸而中分的长发,和智慧而丰满开阔的前额,构成了一个杰出青年知识分子的典型造型。我敢说,倘若毛润之再世,即使是放在今天这个年代,他对人群的吸引力仍然是不可抗拒的。建国以前的历史证明,毛泽东确实是一位天才的政治家和军事家。看看遵义会议后毛领导红军打的那些胜仗,那可是毛泽东登上中国权力顶峰前的一次大考,是毛泽东作为开国领袖向这个党、这个国家的人民拿出的开山之作!这样的人领导中国革命,不胜利不建国没有道理。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毛泽东在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威望达到了顶峰。作为伟人,毛泽东看起来无可挑剔:他把才情投向政治,能提出指导革命走向全国胜利的主张;投向军事,他带领的军队就能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的短短三年多时间里,将不可一世的蒋介石政治军事集团从大陆赶到台湾岛;投向文学,即超越许多以写作为业的诗人,常常在马背上写出千古绝唱——毛泽东诗词至今仍然是古典诗词一次最耀眼的回光返照;投向书法,立马诞生了著名的毛体,他那些龙飞凤舞的手迹,现在无一不是书法史上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投向哲学,尽管他那些辨证唯物主义的学说首创权并不在他,在哲学上也有争论,往往流于诡辩,但你不能不承认他是一位天才的解释者和布道者,像“内因”“外因”“一分为二”这些耳熟能详的著名概念,至今仍然被人们广泛引用。毛泽东还是天才的演说家,无论是湖南农民运动中的农民听众,还是高人云集的国际舞台,毛泽东那华丽雄辩、嬉笑怒骂、挥洒自如的演讲风格,为他赢得广泛的赞誉。毛泽东看起来的确无所不能,在多方面都达到了前无古人的高度。可是毛泽东逝世不过三十多年,那些迷人的光环已经开始消散,他的人望不是在增厚,而是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可逆转地慢慢耗散。

  时至今日,曾经高高在上的毛泽东,陷入了世界舆论的非议之中。毛泽东属于那种在生前过度透支了荣誉的人,一生前高后低,是一个不断回落的走势,到今天仍然看不到哪里是底。在西方世界,毛泽东与希特勒、斯大林名列三大现代独裁者,很早就有定论。在国内尽管有党的决议,但随着民智渐开,要求民主自由成为不可遏止的社会潮流,要求重新评价毛泽东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其中不乏彻底否定的声音。在中国人的记忆中,毛泽东是一个性情多变的人,他把人民从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水深火热之中“解放”出来,让他们从别的暴君面前站起来,可是又让他们给自己跪倒。他许诺给人民的许多东西从来不准备兑现,有的兑现了但很快又重新收走,以那些遥远的空想的神圣目标,将人民现实的幸福剥夺殆尽。他破坏了一个军阀割据、暗无天日的旧世界,却建立不起一个自由强大的新世界。他领导经济简直就是胡整,不停地瞎折腾。他本身是知识分子,可是对知识分子极度不信任,主要不敢面对他们的批评,知识分子无法无天的自由思想,往往危及到他大救星、永远正确,红太阳的一贯形象。他一心想建设一个大家都满意的国家并为此殚精竭虑奋斗一生,最终的结果却是,国家及其人民陷入赤贫。他用户籍制度、严密的组织,把人民紧紧地捆绑在各个狭小的空间里,最大限度地切断他们之间横向联系的可能性,以为这样就能安定团结,却窒息了人民的创造活力;他将全国舆论统于一尊,以为这样可以统一思想,却从根本上窒息了民族精神,全国万马齐喑,变成了一滩死水,建国后十七年科技停滞,文学艺术全面绝收。他以诗人的才情,驱赶他的人民勒紧腰带、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建设社会主义,比谁都迫切地指望国家赶美超英,最终却使国家走向崩溃,从三反五反、四清、反右到大跃进,再到文化大革命,全国数以千万计的人非正常死亡,创造了古今暴政为祸之最,自己也众叛亲离,在混乱的一九七六年黯然辞世,最后是被他打倒三次的邓小平出山为他收拾残局。他和他的一大批才华横溢的战友们一起,抛头颅洒热血,建立了一个统一的国家,可是战友们却被他一个个疏远和打倒,其中一些被他活活整死;而他所建立的国家——由于直到今天仍然没有办法顺利转型成为民主政体从而融入世界潮流,已经导致对上世纪初以后半个世纪革命正当性和必要性的深度怀疑,现在很多人倾向于认为革命不如改良,被称为无产阶级革命的这场持续将近一个世纪的暴力运动被认为是中国进步、中华民族崛起之途中的一个弯路,从而使建国的历史功勋大打折扣。“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这条流传于民间的顺口溜,就是中国民间对于革命和三十年跛足改革开放的最好写照。

  毛泽东在很多方面都成功了,却在总的方面失败了。毛泽东不是那种代表未来的人,相反他代表一种落后的价值,这种价值注定要被全世界进步人类抛弃。时间的常数将历史巨人打垮。而另一位共产党的最高领导者戈尔巴乔夫,这位在关键时刻顺应历史潮流解散苏联共产党,被中国党视为共产主义叛徒的人,这位被中国政坛讥为不懂权力奥秘、最终被巨变后的苏联国家抛甩出权力中心的人,却因终结共产暴政改变了整个世界,受到全世界舆论的爱戴和重视,其高大的形象正在与日俱增,有可能成为一位影响世界历史的巨人。由此可见对于政治人物来说,适时的后退见性情、见胸襟、见智慧,有时一次华丽的转身,是出炉一个伟大人物必不可少的关键工序。当然这些都只是事后的清谈,事实上在当时的政治氛围里,指望毛泽东自动隐退无异与虎谋皮,不只是毛泽东不会这样想,朝野上下任何人都不会这样想。面对毛泽东这样建立了开国巨功的政治家,以毛泽东自动隐退为旨归的任何动议,都可能被视为现行反革命处以极刑;即使不处极刑,也会被全国人民的口水淹死。千载难逢的一次后退良机,就这样转瞬即逝。等到从城乡社会主义改造,到反右派大跃进,搞乱了全国,搞垮了经济,全国出现了大面积饿死人的局面,在七千人大会上陷入空前孤立,不得不思考全身而退之道的时候为时已晚,这时剑走偏锋铤而走险,通过文化大革命的“大乱”达到将一切危及个人地位和声誉的反对派全面清除的“大治”,导致中国巨大灾难的治国思路已是水到渠成,谁也不可能阻挡了。

  在历史的紧要关头华丽转身的千载良机就在眼前,毛泽东却将其轻轻放走,这里面至少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成王败寇的中国传统文化基因决定。中国历史文化历来讲成王败寇,打江山坐江山天经地义。所谓正统逻辑就是:江山是人家提着头颅打下来的。《三国演义》里,诸葛亮出山辅佐刘备,并不是看中了刘有什么特殊才能,也不是为刘关张三顾茅庐之诚所动,而是看中只有刘备代表正统。刘备以中山靖王之后的身份,打起恢复汉室江山的口号,当然是最具号召力的政治资本。同样也是因为非正统,曹操被视为乱世奸雄、食人禄窃人天下的无良汉贼。三国作者抑曹扬刘,也是因为认刘姓为正统。民国以来换了说法,但打江山坐天下的思想,仍可谓根深蒂固、深入骨髓。这成为影响毛泽东决定进退、而不是从政治舞台自动隐退的文化动因。二、毛泽东自身的原因。这里又有三层:一是权力的腐蚀。专制独裁并不奇怪,或许谁都不排除有一点独裁的倾向,独裁不过是人性恶(私欲)在政治领域里的极端表现。毛泽东纵然绝对优秀,救国救民的出发点绝对真诚,可是毛泽东也是人,潜藏在人性里的恶在道德的监护之下可能不太显眼,也不会有什么危害,但当毛泽东登上权力顶峰之后,难保不从根本上改变毛泽东的人格操守。人是会变的;尤其当毛携全国人民大救星之崇高人望,在听不到任何批评、也不会有任何批评的情况下,由一个追求民主自由的人权斗士到一个视权力如命根的独裁者,其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从长征中与张国焘权力斗争开始,毛已经开始露出他性格中强悍的“霸气”。到延安整风时期,毛的专制倾向已经越来越明显了。有学者认为,建国以后从反右到发动文化大革命,都可以从延安整风找到原因。延安整风,在客观上有利于夺取全国胜利,但实际上也是毛泽东从政治思想文化上统一全党,建立社会主义专制独裁政体的一次预演。经过这一次全党整肃,毛泽东在全党地位得到极大的巩固,从此再没有人可以向他的权威挑战了。如果再放开眼光看来,上世纪前半叶的中国,基本上是国共两党的战争,期间有抗日战争,但大体不脱两党战争主线。而国共两党的斗争如果再减化,其中的核心是蒋毛之争。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毛正面,蒋反面;毛有大家气象,蒋多少显得局促;毛博览群书才华横溢,蒋呆板生硬,了无生趣,全无一点浪漫;毛口口声声标榜人民,背靠人民大树,早早将人民紧紧抓在手里,蒋只注重军队正面作战,大肆重用特务,缺少包装炒作的心机和灵活身段;毛更阳光,蒋更阴冷。由于以上多方面的原因,毛取代蒋是必然。但我认为这些都是政治人物的华丽外观;由于权力对人性的腐蚀和引诱,毛与蒋二人实质上都成了不折不扣的独裁者,任何包装都难以改变他们专制独裁的本质。由此看来,国共重庆谈判破裂乃是必然,因为他们不可能相互包容,是非此即彼、你死我活的斗争。这样的人一旦大权在握,一定会奋斗至死,注定不会有后退之想。毛泽东一生都在前进,他已经尝到了进的甜头。毛是一个好大喜功的人,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却看不出后退也有甜头,而且甜头还很大,对退本能地感到厌恶。在建国前夕所写的《论人民民主专政》中,毛自称是“马克思加秦始皇”,虽属嬉笑怒骂,符合毛的一贯文风,倒也无意中泄漏了天机。毛泽东说,要敢于胜利,打进北京城,坐龙宫。在《沁园春·雪》里,毛泽东一再以封建帝王自比。这些蛛丝马迹说明,毛泽东已经不是当年热切追求民主自由的热血青年毛润之,随着全国胜利近在眼前,毛泽东已经有了坐天下的浓厚兴趣。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紧接着朝鲜战争的胜利,斯大林的死亡,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朝里无人,这些都刺激了毛急剧膨胀的独裁倾向。二是毛对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江山,心中并没有科学的构想,完全来自主观的臆造。毛爱马列主义,主要是看中了马列主义可以将中国传统文化中造反的谋逆罪,轻而易举地包装成造反有理的社会主义运动,从而将其合法化、神圣化,而这对于毛的造反大业来讲至关重要。从政治理念讲,毛读的最多的书是中国古书,一部二十四史被毛泽东作满了批注,他要学的只是历代帝王的御民之术,除了马列那些标榜暴力革命造反有理的小册子,对一切外国理论都不感兴趣。认识不到所谓政权、所谓国家,固然是你打出来的,却不应该成为任何人的私产,也不是谁的收藏品,而是天下公器。天下(政权)不是用来享用的,而用来为人民谋福利、为万世开太平的。而且是不是人民的福利,由谁来谋,只能由人民说了算。毛对西方自启蒙运动以来的现代民主政治没有任何概念,这决定了他不可能想到,除了一个劲向前,其实还可以有一条更成功的路,就是后退。其实只需要这样想一想:一个世界的破坏者,现在要成为一个国家的建设者,我是不是合格?我是不是真的能够做到在所有事情上都永远正确?在建设国家这件事情上有没有人比我做得更好(当时已有这样人选,这就是刘少奇)?老想着以个人之力监护这个国家,但比起人民的监护,个人的监护是不是很不可靠?我会不会死?现在我在监护这个国家,我死了怎么办?事实上,毛泽东已经被建国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不可能有这样的自省,因为他一贯正确啊。毛把国家政权看成了私产,看不到权力是一把双刃剑,对于一个千里路上做官不过为了吃穿、满脑子升官发财思想的平庸官僚来说,那是一个位极人臣的官职,对于伟大的政治家来说,那可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如果不能治国安民,那是一定要为害天下,为国家和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的。三是、江山这东西复杂得很,交给谁都不可靠。从历史上来看,专制政治遗产的继承一直是困扰专制君主的难题,经常弄出骨肉相残的恶性事件,弄不好甚至危及老皇帝的身家性命。只不过比起历史上那些老式的君主,标榜社会主义起家的红色政权,在权力继承上面临着更加困难的局面。老式君主继承的顺序是公认的,已经形成了一套规则,只须掌握时机、规范运作就行了,而党国的权力运行是一件全新的事情,并没有明确的章法可循。所以在建国以后,深通帝王御民之术的毛泽东,看谁都不可靠。身边那些建立过大功勋的人,一个个功高震主,都曾带兵打仗,你能“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未必别人就不这样想。毛泽东正因为丢了斧头,以至草木皆兵杯弓蛇影,随着政治运动的加剧,包括周恩来在内的共和国高层人人自危,一个个看起来都像是要从他手里夺江山的样子。也正因此,他要坚持充当这个江山的监护人。江山来之不易,给别人太可惜了,再说能交给谁呢?在共和国高层,毛泽东的治国思想是绝对的少数,江山在别人手里,完全有可能另搞一套。不料这时又发生了赫鲁晓夫否定斯大林的秘密报告,毛泽东更是百倍警惕。毛泽东知道,他本人身家性命都只能和这个政体共存亡,别人上台最怕的有两点:一是有可能另搞一套,将自己推行的政策逆转,导致红色江山变色。二是在政治上的逆转,必然指向对前任领导的否定,这是他更加不能接受的严重问题,牵涉到红太阳、大救星的历史定位。毛泽东家大业大,牵一发动全身,如何看好这一份被称为社会主义的大家业,使他殚精竭虑夜不能寐,这应当是晚年毛泽东的真实精神状态。当然实在没有可靠的人可传,这里就有一个现成的接班人——这就是人民,将江山交给人民就是了,可保万年无忧。从建国前黄炎培与毛的一次谈话来看,这个接班人毛其实早就知道,如果真的将江山交给人民,可谓顺理成章,不会有任何人反对,因为以毛泽东之功尚且后退一步,还有什么人不能后退,则民主大业必成,中国幸甚,中华民族幸甚,可是毛那个时候已经没有这样的打算。在他看来,交给人民江山等于白打了,交给别人又很不可靠,独裁者的逻辑是:你们说我独裁,告诉你们你们说对了,我就是独裁;与其你独裁,不如我独裁。三、来自制度的原因。这种被称为共产主义的制度,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很多方面,其实根本特征就四个字:一切公有。从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史来看,这种一切归公的制度,就像天然地为专制独裁量身定做的一样合身。事实证明,它是最适合专制独裁的,同时因为它不叫以家天下为本质特征的专制独裁,反而突出地强调天下为公,不像老是强调私的古代帝王,在全世界的确可称为前无古人,是世界上从来没有过的事物,人们一开始谁也看不到它的弊病,沉浸于革命胜利的狂热之中,对其本质丧失了警惕。由于一切公有,产生了一个至高无上的意识形态,成为全社会的最高道德规范,这个规范神圣无比,不容任何人挑战。在社会主义的全民公有制之下,一切对它的怀疑都有可能被上纲上线,被视为旧制度的复辟,而任何复辟都是一种十恶不赦的大罪,国家的法律乃至全部国家机器,无不从各个方向指向对这种罪的严厉惩戒。可是我们知道,无论什么人什么制度,只要它拒绝批评一定走向反面。不能批评,就意味着可以为所欲为。迄今一切专制暴政,都是从拒绝批评、不能容忍批评开始的。另一方面,从国际环境来看,当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正处在主升浪之中。苏联老大哥的示范作用,也对毛泽东构成了重要的参照:斯大林不就是老死在最高领导岗位上的吗?

  毛泽东没有选择退出。事实上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党的领袖都没有退出。这不是毛泽东个人的问题,而是制度的问题。直到现在,北朝鲜的金氏王朝更是将这种拒不后退的极权体制向前猛烈推进,实现了社会主义国家最高权力的三代世袭。标榜社会主义而能够三代世袭,在民主潮流浩浩荡荡的二十一世纪世界政治舞台创造了独裁统治之最。

  北朝鲜的金氏王朝显然比老大哥毛泽东走得更远。

                         20101012

 

 刘诚最新时政评论置顶博文每日万点直线飙升

点击进入                               

没有在建国后自动隐退是毛泽东一生败笔

诗人以艺术为借口对罪恶闭上眼睛是可耻的

超女选秀:时代热病的阵发性痉孪

诗人刘诚说,中国式恐怖主义是个人对社会的起义

诗人刘诚认为,中国出现蒋经国式政治家并非天方夜谈

解密上世纪国际政坛纷纭世象:现代独裁者为什么争打人民牌

诗人刘诚认为,金正日欲传位第三子让全人类蒙羞

诗人刘诚认为,富人捐出巨款应视为他们的自我拯救

三十年一觉改革梦:并不是每一个好孩子都有糖吃

诗人刘诚在新浪网的华丽一骂:禽兽诗人为什么敢于向人民叫板

诗人刘诚认为:中国诗歌界越来越像黑社会

重读经典:米勒的道德感和绘画技艺远在毕加索之上

重读经典:杜甫是人格和良心造就的伟大诗人

史上最牛之诗学改革纲领:第三极文学运动宣言

一位中国诗人的精神秘史:回忆八十年诗歌运动

诗人刘诚这样告诫青年:文学怎样毁掉生活

诗人刘诚文学讲演录之二:关于文学的三个观点

第三极极地之光诗歌朗诵会:诗歌是一种不可战胜的文体

中国新诗的第三极作法系列之一:刘诚诗七首

新世纪十年中国诗歌的现状和未来在线研讨会纪要

陈仲义二十年诗歌史专著这样介绍刘诚和第三极神性写作:

何根生评诗人刘诚:人性极境的深层突进

后现代主义神话的终结—— 2004’中国诗界神性写作构想(上)

后现代主义神话的终结——2004’中国诗界神性写作构想(下)

刘诚长篇诗论:神性写作为万物立言

第三极神性写作诗派滥觞之作:神性写作在诗歌的第三极

诗人刘诚笔下的故乡如此美丽:水墨汉中

回页顶 ■版权声明 来源:原创  点击:4968  时间:2010-10-16
读者评论 回应 点击 作者 日期
颜如玉系列网站·民间文化网
作者相关文章更多>>
写者部落一周文章排行更多>>